西安鼓乐


西安鼓乐,是以鼓为主的打击乐和吹奏乐混合演奏的一个大型器乐乐种。它起源于隋唐,历经宋、元、明、清,流传于西安及其周边的长安、周至、蓝田等地, 至今仍完整地保留着传统的曲目、曲牌、乐器、曲谱及演奏形式。

西安鼓乐在历史的长河中,逐渐出现了僧、道、俗三个流派及二十余家鼓乐社。在演奏风格上也各有不同,既有宫廷音乐之典雅华丽,也有佛乐、道乐之清幽庄严,更有民间音乐之淳朴浑厚。

西安鼓乐的乐器分为旋律乐器和节奏乐器两大类,共计二十多种。其中旋律乐器有笛子、笙、管、双云锣、双匣子五种;节奏乐器有坐鼓、战鼓、乐鼓、高把鼓、单面鼓、豆鼓六种;铙钹六种;锣七种。还有大、小木梆,木鱼、摔子等。除单面鼓、川铰、高把鼓、单云锣应用于行乐外,其余均用于坐乐中。

各乐社间旋律乐器的配置差别较大。僧、道两派通常配有两笛、五或六笙,而俗派笛子则有十枝,笙多达三、四十把,其演出场面宏大。三个流派在节奏乐器配备基本相同,演奏时以匀孔笛为主,群笙众和,不时配以管子。

西安鼓乐曲目十分丰富,大约有一千多首。乐曲形式繁多,主要有大乐、套词、鼓段曲、别子、赞、耍曲、以及构成四调坐乐中的四调《引令》、《宦门子》、《磊鼓》、《憾动山》、《玉抱肚》、《下水泉》、《扑灯蛾》《曲破》、《念词》、俗派坐乐的前扎子等二十余种。各流派鼓扎子即锣鼓牌子约有四五十个。这些体裁的乐曲可按一定程式套用、组合,从而形成更大型的套曲,既坐乐全套。

都城隍庙现存的清代鼓乐谱

鼓乐的乐谱全系手抄本,据1952年以来的调查、统计,约有100多本。较早的有清康熙二十八年﹝公元1689年﹞的抄本《鼓段、湛、小曲本俱全》和清雍正九年﹝公元1731年﹞城隍庙的一部无名抄本。乐谱中更多的是清道光年间的抄本或转抄本。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何家营鼓乐社流传下来的标有“大唐开元五年﹝公元717年﹞”字样抄本﹝原谱现存中国艺术研究院﹞。如果这部抄本的年代可信的话,西安鼓乐的历史将被推进到公元八世纪。

西安鼓乐在流传中所使用的谱子被称为俗字谱,又叫半字谱。《黑靼事略》中描绘蒙古畏兀儿字时,以当时汉人眼中“如惊蛇屈因蚓,如天书符篆,如曲谱五凡工尺”曲谱为谱。记写这种打击乐的文字谱,俗称鼓扎子。传谱具有两大特点,一是自古采用“口传心授”的传承方式;二是重视哼哈音韵的运用。

西安鼓乐的演奏形式上分为坐乐和行乐。此两种演奏形式在乐队编制、乐曲结构以及运用场合等方面都有着较为明显的差别。行乐是在街上行进着或站着演奏的,乐曲配器比较简单,曲调为单牌子的散曲,节奏平缓、规律。坐乐则是坐着、以多牌子的乐曲与各种打击乐混合演奏的一种套曲形式,分为六、尺、上、五四个调,并按照曲式结构分为花鼓段坐乐全套和八拍坐乐全套。从前半部分至后半部分,结构由浅而深,曲调由短而长由简单而复杂音乐情调方面,前部较热烈,后部较清雅。俗派的结构与僧、道两派有所不同,在演奏后半部分主曲之前,先演奏十个左右的不同风格的前奏曲,俗称“前扎子”,总称四套打扎子坐乐。

在众多鼓乐社中,西安都城隍庙、东仓、大吉昌、长安区何家营、周至县南集贤东村、南集贤西村共六家鼓乐社被西安市政府确定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西安鼓乐项目代表。西安都城隍庙道观住持刘世天被确立为该项目传承人。

西安都城隍庙鼓乐,在西安鼓乐道派中最具代表性。其特点是依附于都城隍庙道观传承。保存有明嘉靖年间、清道光乐谱13本,曲目曲牌300多首。由于乐曲、乐器与道教经韵、法器密切相关,融入了道家绵柔修为,故而形成平和幽雅、肃穆恬静的艺术风格。

曾为西安鼓乐特别是道派鼓乐做出突出贡献的是我国音乐史上著名鼓乐艺术家安来绪(1895—1977)道长。由于他超绝的鼓乐演技和非凡的人格魅力,被尊为一代鼓乐宗师。他先后当选为第三届全国文代会代表、中国音协会员、省政协委员。1961年应邀晋京演出,取得轰动性效应,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由于他在音乐方面的杰出贡献,后来被载入《中国音乐家大辞典》,是近代史上道教界两位获此殊荣的大师之一(另一位为《二泉映月》的作者——阿炳)。

西安鼓乐在我国音乐史上独享尊荣。其曲目丰富,内容广泛,风格、调式各异,曲式结构复杂庞大,被世界音乐界和史学界誉为“中国古代音乐的活化石”。2009年,西安鼓乐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面对我国民族音乐之瑰宝,有志之士们一定会将它继承、发扬、光大,并使之服务于社会主义文化大繁荣、大发展。